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一个人的婚姻

2018-09-15 11:38:30

我至今还能清晰地忆起她的模样,她的模样曾经是让我恐惧的。

从我开始有记忆时,她就有一个很特殊的称谓,反而让我忘记了应该如何正常地去称呼她。然而,当我们一帮小孩子跟在她的身后大声地叫“小老婆”时,她也只是回转身,用那双很好看的大眼睛极快地向我们旋出一对白眼,尔后,再回转身自顾走自己的路。这帮小孩子里还有她的前房孙子,当然,她的前房孙子还比我们多加了几句更难听的话,“老不死的”,骂出这句话时,前房孙子的白眼比小老婆的白眼大多了,停留的时间也长。

在我知道称呼她是小老婆时,我并不知道小老婆的确切含义。电影里看多了地主婆如何地虐待那些穷人,然后,我便会想到小老婆,想到小老婆的穿着和电影里的地主婆是很相像的。因此,在年幼的心里,小老婆便与地主婆划上了等号,从此,便生了阶级恨,以后不管是一帮小孩子,还是单独一个人,见到小老婆,便会用尽吃奶的力气,高声的呼喊,小老婆,好像所有对地主婆的恨在她这里找到了发泄之处。

我说过,她是曾经让我恐惧的。恐惧来自于她的衣着,还有她的模样。从我开始看到她那天起,及至到再不能看到她,好像她一直就是穿着黑颜色的衣服,一个人在无尽的黑色世界里打转,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影子,人已经归于虚像,变成了一个在太阳底下移动的真实的影子。一件黑色的大襟褂子,即使是在炎夏也没有看到她绾过袖子,一条黑裤子,用黑色的裹腿布缠住了裤脚,也有几分的干净利索,一双小脚包在了一双更黑的小鞋里。还有一张阴郁的好看的瓜子脸,乡间的辛勤劳作把好看的瓜子脸晒得黧黑,头上带了一顶黑色的船型帽子,把头发遮住向后拢,在帽子后面绾了一个灰黑色的发髻,在我们这里的老年妇女赶时尚,纷纷铰了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时,独独她留了发髻。当然,不能否认的是她有一双很好看的大眼睛,只有这双好看的大眼睛里还有一丝白。很少有人看到过她的笑脸,但我曾经看到过她的笑脸的,嘴角很夸张地向上翘,眼角堆集起来,好看的大眼睛只剩了一道缝。露出的牙齿是白的,然而在她这里却是白的可怕,感觉是阴森的,看到她的笑脸,我便会从内心里生出极大地恐惧,便会在母亲的怀里哭喊挣扎,想极力逃脱她要伸过来抚摸我的手。我所有的不适,都在恐惧来的时候消失殆尽。

那时,母亲让我称呼她为二奶奶,二奶奶会叫魂,但二奶奶不是神婆。有时候因为贪玩,会没来由的受到惊吓,便会连续几日的萎靡不振,病殃殃的没有精神,一直贪睡,我们这里的民间说法这是掉魂了。魂既然能掉,便能拾。二奶奶会拾魂,她会附上掉魂人的耳朵说一种咒语,能把掉的魂叫回来。母亲便从吊篮里拿出几个鸡蛋,用手绢包了,带着我去找二奶奶,鸡蛋是给二奶奶做酬谢的。母亲并不知道我的恐惧,更不知道我和小伙伴们一起追着二奶奶骂她小老婆。现在母亲用力地攥住我的手,二奶奶的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只伸出了一个大拇指扣住了我的手心,我背过身去把头躲在母亲的肩后,好像能把恐惧留在身后一样,我停止了哭闹,感觉那双手也是温润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安稳。二奶奶用手揪住了我的耳朵,在我的耳边絮絮叨叨的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在我的脸上亲昵地摸了一把,对母亲说,好了,回家睡一觉就好了,鸡蛋拿回家给小子摊鸡蛋饼吃。母亲几番推让,二奶奶总不答应。当然,睡过一觉后,我便又可以和小伙伴们满世界疯跑。

我是问过母亲为何要称呼她为二奶奶的,母亲给我说,她的辈分大啊。那二爷爷是谁啊?我怎么没有看到啊?母亲就笑,不是二爷爷,是大爷爷。我又不懂。母亲说,就是国林的爷爷啊——国林就是那个小伙伴里骂二奶奶老不死的。可国林的爷爷有老婆啊,国林的奶奶很厉害的,我们去他家玩,他奶奶总是大声地斥责我们,不是因为国林整天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我们都不愿意和他玩了。我还是有个问题没有明白,为什么别人都叫她小老婆啊?母亲叹口气,跟你说你也不明白,总之你要称她为二奶奶,不管别人怎么叫她,明白吗?我明白的是应该称呼她为二奶奶,至于因何称呼她为二奶奶,是在多年以后我才明白。

二奶奶是给国林的爷爷来做小的,就是妾,我们这里都是称呼为小老婆,当然是在背后叫,因为是二房,二奶奶的称谓就是缘起于这里。有时候,小老婆也是一句骂人的话,乡间常见邻家互骂,一家骂,你是个小老婆,另一家也不示弱,回骂你是个小老婆养的。小老婆在家庭没有地位,在社会也没有地位,即使生的孩子也是如此。二奶奶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当时已经是十七八的小伙子大姑娘了。我就亲眼看到国林的奶奶看二奶奶家的孩子的眼神,那双眼睛能从他们身上剜下带血的肉来。

不管是时代也好,还是社会也罢。纳妾是一个特定时代的特殊产物,罪不在那些女子。至于二奶奶是如何嫁到这个村子的,有很多的版本,但这些版本最终无一例外的都是归结到二奶奶的好。然而,二奶奶的好并不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进入新社会,是要和那些封建残余决裂的,婚姻制度必须革命,取消纳妾,实行一夫一妻制,在我们村里首先革了二奶奶的命。二奶奶带着未成年的两个孩子从大家庭里搬了出来,起灶另过。

称呼她为二奶奶只是因为她的辈分高,与她的年龄没有任何的关系。现在推算起来,二奶奶那时也就是在三十多岁的样子。至于为什么没有再嫁,这是埋在很多人心里的谜,这个谜到二奶奶去世,才给众人一个解,至于她的心里装了多少苦,却是永远没有人知道。

在我长到可以到生产队帮工的时候,我看到了二奶奶生存的艰难。每年忙麦收的时候,生产队是允许妇女们把从田间拉回的小麦重新梳理,扎成一个个齐整的麦把子,麦穗头用铡刀切下后,麦把子归个人。有心计的妇女就在麦把子里藏麦穗,回家后再捡出来,一个麦季下来,也能收获十几斤的麦粒。负责验收的保管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这种做法在二奶奶这里就行不通。即使没有麦穗,保管员也要把她捆的齐整的草把子挣散。二奶奶并不气恼,那张脸依旧是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蹲下身子再认真地把麦草重新归拢起来。那时国林的爷爷是生产队的饲养员,中午喂完牲口,站在饲养屋的门口,无事人一样远远地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二奶奶把重新扎起的麦把子吃力地抡到肩上时,看见了国林的爷爷。那时,我分明看到了二奶奶愣怔了一下,眼里便充溢了泪光。二奶奶很快地低下头,背负着麦把子,一个人,正午的阳光,一双小脚,一个范围很小的倒影,在被太阳晒得焦黄的地上移动。

因为和国林是从小的玩伴,便知道了许多关于二奶奶,以及关于他们这个大家庭的事情。国林的那句老不死的口头禅,得益于她奶奶的一直说教。已经是两个烟囱冒烟的家庭,不知道国林的奶奶为何对甘愿做小过来的二奶奶怀了那么大的仇恨,以至于让自己的孙子都要骂她为老不死的。国林的奶奶是一个很厉害的老女人,我从来没有看到她去过生产队,因此上也比同龄的女人看上去年轻白净,一张臃肿的脸,没有二奶奶的瓜子脸好看,她给国林的爷爷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国林的父亲。二奶奶却给国林的爷爷生了一男一女,在这个大家庭,数量的优势并没有给二奶奶带来更好的地位。

人总有走了再不能回来的那一天,这一天的到来,对于二奶奶是一个解脱,也把埋在人们心里关于二奶奶的所有谜团撕扯得零零碎碎。

该来的人都来了,不该来的人也来了。国林爷爷的出现,出乎大家的意料。二奶奶的眼神放出光来,嘴里嗫嚅着什么,双手颤颤崴巍地掀起黑大襟褂子的前摆。一截干瘦的侗体,还有一段看不出颜色的线索,一起暴露在儿孙的面前。二奶奶拼力地去撕扯,眼快的拿了剪刀剪断了那根线索递到二奶奶的手里。二奶奶含笑递给国林爷爷,国林爷爷心里的明镜此刻摔得破碎,是一种粉粉面面的破碎,尔后便是失声痛哭。

国林后来跟我说,他问过爷爷那是什么。爷爷告诉他,那是新婚夜,爷爷亲手在二奶奶身上栓的红绳。一根红绳,一辈子的承诺。岁月的流逝已经磨平了情感的波澜沟坎,爷爷说起这段经历时,在孙子面前并没有任何的情绪外露,好像这是在说别人的一段故事。

真丝内裤男
浙江PET包装
瑞安城中汇120-140㎡户型图-四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