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叶政委的婚事

2018-09-15 12:05:02

叶政委年近六十,就快退休了。恰在这时,他的老婆死了,葬礼搞得热热闹闹,其热闹排场简直可以与任何一场婚礼媲美。单说出殡那天,来了黑压压一片的汽车,把师部大院东侧的一条柏油路堵得水泄不通,营区东门外的训练场上还停放着挂着军牌的十几辆大客车。部队家属院的家属们议论,这人活着时也真是享尽了荣华富贵,就连死后哀荣也让她尽享了。

在妻子的葬礼上,叶政委哭得泪流满面,哀哀欲绝,看见的人无不为之动容,由此可见他们夫妻的深情厚意。

叶政委身体健康,保养得很好,尤其是精气神特别旺盛,干工作有那么一股使不完的劲儿,开会讲话,不打草稿,能够讲上一个小时也不喘一口气。作为他的老部下,我多次领略了他滔滔不绝的政治演讲,多次坐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打瞌睡。在他手下工作,总有干不完的活儿,他对任何工作都精益求精,尤其是严格贯彻上级的一切指示精神,不管上级的指示是否符合本单位的实际情况,从来不打一点儿折扣。但他是一位通情达理的领导,即使下级的工作出现了纰漏,他也不会严厉批评。在这方面,他很善于讲究人情味儿,所以博得了部属的尊敬与信赖。

或许是营养过剩,身体太棒了,老婆不在了,一个人难耐寂寞,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一名未婚但并不年轻的女军官,时常在他的别墅里留宿。据叶政委的司机对自己的老乡战友讲,那是部队医院里的一名女军医,两人早有交情,自从叶政委调到医院当政委就开始关系密切,现在不过是名正言顺地做了女友,只不过半公开地同居罢了。

听医院的熟人说,这名处女军官在医院里可是小有名气的,尽管没有结婚,前前后后却交过十几个男朋友,个个都是有钱的有权的,玩玩不会白玩,她这十几年可玩到手里不少钱。

据见到她的人描述,人长得很一般,但性格开朗,端庄大方,气质,尤其从后背看那身材,犹似苗条淑女。怨不得叶政委一到医院上任,两人就成了密友。女为悦己者容,心心相印,好在天随人愿,等了没有多长的时间,终于等到了两个人的良宵佳期。人们都说,这样高雅的气质,当一名副军职领导干部的夫人,配得上。

尽管没有正式结婚,仅仅是同居,叶政委的儿子却极力反对,断绝了父子的正常往来。好在叶政委与女友住在他当师政委时分配的小洋楼里,儿子住在叶政委在师部东院购买的军职别墅里,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

这期间,叶政委正式退休了,赋闲在家,与女友一起享受着富裕而安闲的好日子。居住在师部家属院的人们,很少再见到叶政委出来。

美女作伴,日子过得很快。一个人不管当多大的官,只要从官位上退下来之后,人们很快就会把他遗忘。

大概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吧,叶政委又成了师部大院的热门话题人物。据了解内情的人讲,那位未婚女军医跑了。

跑了?对!

听叶政委家的公务员悄悄讲,女军医首次进叶政委的宿舍门(应算作二人的定情之夕了),就给了阿姨(通常情况下,下级军官称呼上级领导的家属为嫂子;担任勤务兵的公务员一般尊称家属为阿姨)十几万的现金,而这次跑掉,也不是空手,带走了叶政委珍藏多年的几十幅书画精品,还捎走了十几根金条。又据懂得书画市场行情的人士分析,这些名人书画并非一般的赝品,而是买官者使用的硬通货,随便那一幅也值一万元。

事发当天,叶政委气急败坏,赶紧叫来医院的保卫科长,让他帮助报案。这位保卫科长是叶政委的老乡,对叶政委忠心耿耿,这个科长职务正是叶政委在自己退休前帮他办的。他急中生智,告诉政委千万不能报案。他说:

“政委,你这些字画加上金条,少说也值一百多万呀,要是给公安局报了案,如果破不了案子,惹得部队里的人们都知道了,对你恐怕不好吧?再说,即使破了案子,如果有人追查这些东西的来历,到时候恐怕你也说不清吧?”

叶政委冷静一想,是啊,太有道理了!

未婚同居,谁想到遇上了一个女骗子。不过玩了一年,一百多万让她玩完了,得不偿失,只好不了了之。

要问那位故事的女主角呢?医院的人们说,她自从投靠了叶政委,一天也没来上班,一年多不见人影。都知道她跟老政委在一起,医院领导哪个还过问这事儿?

从此,这位未婚的女军医人间蒸发,去向不明。大概早就拿到了绿卡,说不定改名换姓叫什么玛丽,如今又当上了哪位外逃贪官的女友,开启了崭新的人生旅程。

将飞者先伏,女军医在叶政委的别墅里隐居一年,大概就是即将远走高飞的准备。小楼昨夜又东风,暖风吹得政委醉,醉意朦胧中,小鸟飞走了,带走了叶政委的钱财,也带走了叶政委的爱情,不知去向。

从此,黄鹤一去不复返,别墅日夜空荡荡。

一年的同居,毕竟不同于一年平平淡淡的夫妻生活,虽说不是夜夜销魂,回味起来还是令叶政委恋恋不舍。

当这么多年的军师领导,手头还是有些积蓄的,那几十幅书画和十几根金条,只不过是下级进贡的,也仅仅是私人藏品中极少的一部分。姜还是老的辣,早就防了她一手,还有更值钱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让她知道。

身体又好,手头又有钱,人可不能闲着。不出一个月,不知是谁又给他物色了一位女军医,仍是未婚,一品相貌,人也本分。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回叶政委有经验了,先结婚,后同居。婚后,叶政委积极参加战友们的社交活动,每次都带着自己的新婚妻子,主动向人们介绍,听到夸奖之词,叶政委高兴得脸面通红,似乎刚刚喝下肚的五粮液发挥了作用,渐渐地喜形于色了。战友们都说,叶政委这回可是娶到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好媳妇,他可真有艳福啊!

这位新婚的女军医到底怎么样呢?

有一次,叶政委单独参加朋友的聚会,晚上喝高兴了,他却叹了一口气,声称这老处女可不好对付啊。似乎有了一点儿怕老婆的样子。

他家的公务员知道底细。据公务员讲,这位阿姨经常关起门来对政委破口大骂,说是政委花言巧语骗了她,政委从此对阿姨言听计从,稍有冒犯便会遭到一顿臭骂。

不但这位新来的阿姨不好伺候,叶政委也不是那么好伺候的。他有断袖食桃之癖,如果他醉醺醺回到家中,恰好媳妇也不在家,他就追得小公务员满院子乱跑。师直警卫连的连长经常向秘书科诉苦,他说战士们谁也不愿去叶政委家,他家的公务员难当。这,应是老政委的婚外恋了。(作者:张粟山)

PP板报价
上海化学危险品
三亚海悦薹社区实景-三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