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故事号青春是一颗又酸又甜的杨梅

2018-10-12 23:58:45
​ /荷晨 嘿,许清风,我了。去年我生日,你站在我宿舍楼下说,了我们就结婚。我了,你在哪呢? 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忘记你,我不想意去忘,那是青春留给我的礼物。 酒桌上,同学们在哭。 好像离开了校园,我们就再也吃不到月牙山的五花肉,再也喝不到大板楼的杨梅汁,再也看不到叼着大饼行匆匆赶去上课的同学,再也听不到老师说:“那位睡得很香的同学来回答下这个问题。”即使后面可以去吃去喝,去看去听,也不是从前那股飘着涩涩清香的青春味道。 她们在哭,我在想你。我们初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来着? 2014年: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悸动,肯定是那个人有一部分触动了她的内心。心,不会骗人。 比如我遇见你那天,风和日丽。我从公教室里走来,你从教室外走进来,撞了个满怀。我羞涩地抬头看了一下,你立体的五官和神采奕奕的脸上有些泛红。我慌慌张张地逃开,一句对不起都没说。 一切刚刚好,适爱萌芽。 后来,我又遇见了你几次,在操上,在教学楼里,在图书馆。我们匆匆路过,相视一笑。暗恋的心思在滋长,一点都藏不住。 我开始打听你。原来你是计算机系的男生,你喜欢大卫·梭罗,也喜欢吃加了肉松的手抓饼,你还是单身。这一切刚刚好。 喜欢一个人总是心翼翼的,但又特别想让你知道。比如再次相见,说了一句连我己也听不清的“你好”,比如心惊胆战地远远看着你的时候又渴望你能回过头来看看我。 2015年:学妹,我可不可以喜欢你 爱终究光顾了我。初春,大学体育部与音部联谊,你恰好坐在我的旁边。 我一直低着头,一会儿玩着手里的杯子,一会儿盯着旁边的室友,我连面前碗里有多少根土豆条都数了一遍,就是不敢正眼看你,紧张地说不一句话。 真心话大冒险。你赢了,可以点名问在座任何人一个问题。 “学妹,我可不可以喜欢你?”旁边的室友碰了我一下,你后来说,我当时的脸刷地红到了耳根,不知所措,更不敢相信你是问的我。我以为是大冒险,你故意的恶作剧。 “学妹,我可不可以喜欢你?”你的眼眶里堆满了笑容,散在春天里,格外温暖宜人。 我极度惶恐,又惊喜万分,大直直地盯着我们,可我还是紧张地说不一句话。当我终于想说点什么来结束这尴尬的气氛时,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以后不想偷偷摸摸地看你了,我能光明正大地看吗?” “能。”声音很,但吐词很清楚。 “我可以加你微信吗?”你的声音里有甜甜的味道。 我的脑子好像不能思考了,呆住,但是却准确无误地念了己的微信号。 你在众人的起哄中笑得特别开心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2016年:后我们就结婚吧 恋爱中的人看一切事物,感觉都要鲜艳一些。 你说,你喜欢我接过早饭那幸福的模样,喜欢我穿着素净的裙子倚在图书馆看书的模样。 我说,我喜欢咱俩一起去上的日子,喜欢一起依偎在花园凉凳上听歌的时光。 当然,我还喜欢我们在网吧里,当你拖着蛮王的刀从上路传送到下路来救我这个菜鸟寒冰,并霸气震慑全的时候,我侧过身,伸过头亲了你。 那段日子,你只要现在我的面前,仿若石头都能开花。心中有特别的挂念的时光,总是充实又满足的。偶有争吵,冷战过后,一个浅浅的蜻蜓之吻,烧得这些的间隙寸草不生。有你在的日子,我确实没有淋过绪的瓢泼大雨。偶有雨,也马上多云转晴。 我生日那天,你站在宿舍楼下,说:“后我们就结婚吧。” 那是我听过动听的话。 2017年:我要回北京 今年2月,我开学,你辞去在校辅导员的工作,准备离校。 你里在北京给你排了工作,电话那段一直在催你。还听说,你妈妈给你介绍了一个北京女孩。她找过你,你也和她了天,她长得很乖巧,我无意间看到了她的照片。 我们站在啤酒屋的门口,我知道你的决定,你也知道我的心思。这时候的我们,就像是两只相互放飞的风筝,希望对方飞得越高越好,但是始终不愿挣脱手里的线。可是,现实这把剪刀终究没有留。 一只风筝飞回了北京,那里有他的。 一只风筝飞回了重庆,那里是她的故乡。 “我要回北京了。”你说,低着头。 “你会喜欢上那个女孩吗?”我傻傻地问。 “也许以后会吧。”你回答得很实诚。 我知道现实中的一年比想中的一年要长得多。即使过了这一年,你也知道我不敢只身北上。我不愿,我输不起。你也不愿,你怕输。所以我们都放弃了。 “分手吧。”我说,声音很,但是吐词很清晰。 你点燃一支烟,吸一口,缓缓吐,四周明明那么嘈杂,可是我连己的心跳都听得清清楚楚。 沉默很久,你说了一个好字。很轻,很现实。 我背过身,走你的视线,蹲在那颗鱼尾葵下哭了好久。两年前,你还在这颗树下轻轻地吻了我。 后来我一个人去了次网吧,听网吧大叔说,你走的前天晚上,抱着他哭得像个孩。 2017年:我了 青春是一颗杨梅,酸酸甜甜。酸的是别离,甜的是相聚。的时候酸。曾经来五湖四海的同学,相聚四年后,又分散到五湖四海去。 四年时光,五味杂陈的绪,融成一句:“珍重,再见。”融成一杯接一杯的酒,融成红红的眼眶,终要离别,请务必各好。 许清风,那颗鱼尾葵前不久掉了一块树伞,但又长了新的树伞来。校园外的世界那么大,大得我可以原谅你,大得我也可以原谅己。你看并不是每份爱走了,留下的都是千疮孔的模样。我感谢您给了我这样的青春。 希望我们下次再见,还是青春里的样子。竟,那个模样,曾经住在了我的生命里。 别了,我的大学生活。我会偶尔回来,常常青春酿造的杨梅酒,又酸又甜,味道刚刚好。 ​作者简介:荷晨,一个喜欢字,葡萄和风的女孩。明白生活有重量,总有一段路需要匍匐前行。立志用字去治伤,去铺洒阳光。 故事会​新创“故事号”,更多精内容详见“故事会”微信公众号,ID:story63​[url=http://ty.qilwl.com]石景山体育吧[/url]建筑造价
电商
建筑造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