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王景瑞心上的清明

2018-08-08 19:19:57

清明的雨,是追忆的雨;清明的风,是悼念的风。这是一个天设的怀念时段,这是一片地造的追忆空间。逝去的亲人,先行的故友,每每这时更令我们动容。著名作家毕淑敏在《孝心无价》一文中说:我相信每一个赤诚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许过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相信水到渠成,相信自己必有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一天,可以从容尽孝。可惜人们忘了标准模具架
,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世上有永远无法报答的恩情,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击的脆弱。

古人曾云;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每当这个节气前后,无论是日理万机的政要,还是商务缠身的富商,不管是盘踞本乡本土的儿孙嫡亲,还是独在异乡的漂泊游子,纵然百事缠身,纵然跨越万水千山,也要在这一天或赶回家,或是面朝家乡的方向,给亲人的亡灵化纸焚香,默哀祭奠,以示追思,以表怀念。前年清明前夕,我们父辈三房的兄弟姐妹一行21人从湖北回到河北景县老家为祖父祖母、父亲母亲立碑扫墓。

父亲出生在华北一个贫寒的家庭,三岁丧父,中年丧妻。解放前夕,原本随军南下,由于照料我的祖母,父亲、大伯和叔父他们兄弟三人最后商定父亲一人留守老家工作,藉以伺候他们的母亲。自此,父亲在当地从政50余载,官至乡长之职。父亲35岁那年,年仅28岁的母亲患病去世。此后,我和祖母、父亲祖孙三代便相依生活。上个世纪60年代,那时非但经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1978年父亲终于获得平反,官复原职。父亲一生为人爽直,敢承风险,不管乡里村外,每遇难解之事声屏障厂家
,只要父亲出面,都能很快化解,因而深受乡梓方圆数里父老拥戴。父亲当了半个世纪的乡社干部,成为全乡乃至全县在职年龄最大、任职时间最长的农村基层党支部书记。

自从我来湖北工作,便与父亲分居两地。1992年春节过后,他来南方诊病管托
,我们全家才又团聚。当时根据专家会诊意见,父亲一直实行中西结合的保守疗法,虽然效果一度较好,但是每到半夜,便能听到父亲剧烈的咳嗽,声声揪着我心,但又无能为力,常常为之泪湿枕巾。1993年5月26日早上7点左右,我在千里之外的襄阳开会,得知70岁的父亲前一天晚上不幸逝世的噩耗。等我一路挥泪赶回黄州,已是风雨迷蒙的夜晚8时。当年11月4日,天气阴沉,朔风凛冽。我在车内怀抱红绸包裹的父亲的骨灰盒,与湖北20多位家人一起,不远千里,驱车将父亲的骨灰送回河北老家高庄。父亲的生前亲朋好友、乡里四任党政领导,村里父老乡亲,闻讯络绎不绝地汇集王家门前吊唁、致哀

坟场里面,秋风习习,松涛阵阵;举目凝望,金菊郁葱。虽然父亲过世既无皓首老伴的抚柩大恸,也无一胞兄姊的挥泪长嚎,头朝大门的棺棂前却有告别的村民戚声哀腔,垂首致敬,在那个寒冷的初冬时节,渲染着悲情的哀象。魂归故里,大地留梦。那天,送行的队伍异常悲壮,长长的送行队伍,在不足半里的路上走了近一小时,在父亲的坟前,站满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他的一位老领导泪流满面,声音颤抖地说,一位普通的农村基层干部,能够得到人们这样的自发尊敬,谁能比得了?活到这个份上,福增他一生值了!

光阴荏苒,转眼2015年的清明又要到了。对先人的祭祀是道德信仰,是表达情感的诗意之举,是发自个体情感的感恩与缅怀。著名哲学家冯友兰曾说,行祭礼并不是因为鬼神真正存在,只是祭祖先的人出于孝敬祖先的感情。谁都清楚,祭奠的酒馔一滴何曾到九泉?但我们却相信先祖能够领受我们的情意与祭奠天国里的父母亲啊请谅解我,谅解我只能在遥远的鄂东把你祭奠。在这座叫作安国寺的古庙里,萦绕着祷告你们的烛烟。我摘来青翠的香樟枝,写上你的名讳,承载情思的烟蔼正升腾九天。敬爱的父母你们在天堂,十袋纸钱都不能寄托儿子的思念

王景瑞

(:water)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