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官司熱播

2018-10-14 06:38:10
■編餘閒話
环境行政诉v style="text-indent: 24pt;"> 最近有幾樁官司很吸引讀者眼球。一個是中國“鄧玉嬌”案,一個是紐西蘭“薛乃印”案,還有一個就是香港“龔如心遺産”案。
一般說來,官司都是依法審理,法律條文就擺在哪裡,弄清事實,就依法判决。但司法行爲也是一種社會行爲,陪審員、法官本身就是社會一員,所以司法操作過程中,必然留下社會因素的空間。而且,法庭掌握的事實,究竟離真相有多遠,也是一個空間。這些空間越大,官司就越緊釦心弦。這幾樁官司,就是很有琢磨的空間,所以公衆關注。
湖北洗浴中心服務員鄧小型打谷机玉嬌,不甘被惡官員强暴,奮起抗爭殺死官員。殺人償命,這是法律。但民女殺淫官,卻獲得公衆强烈的同情和支持,鄧玉嬌成了全社會反腐敗的象徵。如此之下,法院開庭兩小時就匆匆作宣判,鄧玉嬌“自衛過當”免罪釋放。這場官司,操作的是政府,幕前的是公安、法庭,主角是鄧玉嬌,而後盾則是民眾和媒體。社會輿論救了烈女,判决救了政府,雙贏。你說精彩不精彩?
通常審案時,法官都要提醒陪審團,不要讓社會輿論影響自已的獨立思維。但奧克蘭的華人武師薛乃印,還是逃脫不了社會的譴責。在墨爾本機場扔下三歲女兒而潜逃,不管有沒有親手殺妻,本身就是天地不容的罪過,於情於理,陪審團都會定罪。而“小南瓜”母親伏屍的內褲,有多位男子精液,究竟誰是真兇?這才是官司看點,而宣判卻留下個謎。
至於龔家和陳振聰的爭產官司,有如正在熱播的電視連續劇,峰迴路轉,環環相扣。這已超出龔陳兩家利益,因爲華懋基金是捐給中國的慈善巨款,國家豈能當看客?究竟鹿死誰手中,拭目以待。
真空镀膜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