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两口棺材

2018-09-15 11:29:41

这次很幸运,让我参加了中学语文的编辑工作,编委会按照教育部颁发的教学课程标准,让大家来选编课文,作为教科书。这可是关系到下一代,读什么书,走什么路,做什么人的大事,各位编辑一点儿都不敢马虎。

为了搞好课文的选编工作,我决定到偏僻的农村,去搞一番调查。

这一天,我打电话,联系上了桃花镇中学的校长,要到他们学校,召开一个教师座谈会。

我下了车,走了十几里山路,才来到桃花镇。中学就在桃花村。

刚踏进桃花村,就看见从村南头一户人家里,抬出了两口棺材,后面有几位男女,都身穿着白色的孝衫,头戴着孝帽,男的手里拿着一根哭丧棒,女的用白布蒙着头,只露出半张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那女的们一边哭,还一边数落着:“爹呀,娘呀。你这样走了,谁管我们呀!”

“亲爹呀,亲娘呀,你怎么撇下我们不管了呀!你叫我们好伤心呀!”那哭声撕心裂肺,叫我看了鼻子发酸,也止不住落下泪来。

可是,再看看周围的人,大家在一边指指点点,说着什么,一点儿都没有同情感。

“现在的人是怎么啦,人家死了父母,这么伤心,他们却一点儿不同情。”

我心里这样想着,来到一群妇女身边,只听见一位妇女说:“看他们哭的,有多么痛,全是假装的。”

“儿子哭一声惊天动地,闺女哭一声真心实意,怎么会是假装的呢?”我插上了这么一句。

“你是外乡人吧,不了解情况别乱说,如果他们对待父母,有一点点良心,父母也不会走这条路。”一位妇女说。

“怎么,不是正常死亡?”我听了感到惊奇。

“什么正常死亡,活得好好的,没想到老两口子一根绳上吊死了。”

“为什么?”

“为什么,还不是被儿女们逼死的。”

我还想问什么,另一位妇女,用手戳了戳那位说话的妇女,又指了指哭丧的人群。那位妇女看了看,便打住了话语,躲到一边去了。

我带着疑惑,来到了桃花中学。

在会议室里,大家还没有到齐,在一块闲谈起来,闲谈的话题,都是围绕着今天发丧的那户人家。

听大家都在谈论这件事,我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刚才,我从哪儿路过,听大家议论,说是两位老人,都是上吊自杀死的,是这麽回事吗?”

大家见我问,都打开了话匣子。

“是呀,太可怜了,两位老人,在一根绳子上吊死了,死了多长时间,儿女们还不知道。”一位年轻的老师说。

“他们的儿女们不在跟前么?”我问

“在又怎么样,和不在没什么区别。”

老校长接过话说“哎,提起这两个老人来没有一个不同情他们的,老人叫张志勤,他有两个儿子,两个闺女,过的都不错,大儿子叫张连松是国家干部,听说在什么局里当个副局长,二儿子叫张连竹自己办了个养鸡场,两个女儿一个叫张兰,一个叫张梅,都卖衣服,按理说,两个老人应该享享清福了,可是,没想到……哎,惨哪!”

我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三年前,张志勤的老伴儿,得了子宫癌,住进了医院,张志勤老人到孩子家中要钱,给他母亲看病,结果,二儿子和两个闺女,都说手头紧,没有钱,连一分钱也没有给。大儿子当时正准备提拔副局长,为母亲支付了5000元的医疗费用,给母亲做了手术,保住了母亲生命。

今年,张志勤的老伴儿旧病复发,经过检查,还需要做手术,张志勤老人来到大儿子家中,对大儿子说:“你母亲病又犯了,需要再一次做手术,可眼下你爹手里没有钱……”

父亲的话还没有说完,张连松打断父亲的话说:“爸爸,你还有一个儿子,两个闺女,哪能只让我自己来拿,我又不是摇钱树,再说,你孙子上学需要钱,我手底下现在没有钱,你孙子上大学,还是我到处去借的。”

老人二话没有说,抬起屁股就走了。

他又来到二儿子家中,儿子和二儿媳妇都在家里,父亲又提起为母亲治病的事。二儿子张连竹说:“爸爸,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年虽然没有遇上禽流感,但是鸡也死了不少,鸡蛋那么贱,连本钱还没有挣出来,你还是到大哥哪儿去拿吧,他是局长,不缺钱。”

“刚才我去了,他孩子上大学需要钱,手头上也没有。”父亲说。

“爸爸,他是骗你的,孩子上大学,用不着他的钱,光送礼的他都用不了。”

“可是,上次你妈住院,是你大哥拿的。”

“就应该他拿,那这点儿钱算什么,他上大学,分配工作,还不全是家里供给他。”张连竹愤愤不平的说。

“话不能这么说,你是没有考上大学,考上了,我们照样供你上大学。”

张连竹一时语塞,沉默了一会儿,说:“爸爸,你到两个妹妹家里去看看,都是儿女,他也有责任,这几年他们生意做得很红火,会给的。”

张志勤老人,含着泪水走出了儿子的家门,耳后传来二儿媳妇那冰冷的话:“还动什么手术,倒不如死了好,省的活受罪。”

张志勤很想回去,照着儿媳妇嘴上两巴掌,但是,他强压住怒火,含着眼泪离开了。

他又到两个闺女家里去,结果,老人还是碰了钉子。回家后,老人思前想后,看看老伴儿,两个人痛哭了一场,把家里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烂,然后双双悬梁自尽了。

“哪有这样的儿女,简直连畜生都不如。两位老人应该到法院去告他们。”我听了气愤的说。

老校长听了笑着说:“张志勤老两口子,对待儿女哪可真没说的,为供给孩子上大学,老两个到处捡破烂,有点儿好吃的,都给儿女留着,有人曾经让他去法院告状,他却说,自己再苦再累,受多少委屈,就是死了也不能去告儿女,给孩子们丢脸。哎!到头来,却落了这么一个下场,太可怜了!”

“这样的例子不少,老李家,儿子住楼房,父母住在过道里,老赵家,不知为什么,对老父亲一顿拳打脚踢,还赶出了家门。”一位女教师说。

老校长接过话说:“尊老爱幼,孝顺父母,是我们中华的传统美德,现在独生子女多,从小娇生惯养,虐待父母的事情经常发生,我说编辑,课程当中,要有这方面的内容,教育孩子从小知道,父母把他们养大很不容易,要孝顺父母,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好好地孝顺父母。”

“大家的意见很好,今天我来见到的这件事,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要把这件事,写进教科书里面去,给那些不孝子孙敲敲警钟。”

我走了,大家把我送到学校门外,我的心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沉重急了。那两口棺材,好像就在我的眼前晃动。

极压锂基脂
金相显微镜图片
瑞祥公馆-温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