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一段难以房屋的美好记忆

2018-08-08 18:20:37

由于市里搞城建开发,我原来居住的平房被拆迁,只好在老礼堂街临时找了一处老房子安身。此房紧挨着深县老礼堂,每天上下班、出出进进、低头抬头都要看到老礼堂。闲暇时还会怀着一种强烈的怀旧情结驻足观看一番。时间一长,竟然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当年,这座老礼堂曾经给多少人带来欢乐、带来艺术享受。我思念它鼎盛时期的辉煌岁月,也为它今日门可罗雀的凄凉情景而叹息

深县老礼堂全称是深县人民礼堂,坐北朝南,地处礼堂街(如今改称永昌大街)北端。据《深县志》记载,老礼堂始建于1952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重修。曾几何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间或九十年代初期,如今老礼堂所处的位置,是深县繁华地带,堪称深县当时的政治文化中心,北面是广播局,南面是城关镇政府、文化馆、新华书店,西边是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农行等,再往西就是县委、县政府、招待所用现在人们的话说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地段。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中专刚毕业时,在当时的深县县委宣传部上班,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和礼堂的人们打交道,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30多年,但对老礼堂依然保留着比较深刻的印象。记得那时候,这里条件很简陋,老礼堂里面也就是有几十排座椅,能坐1400来人,但却已经是当时县里的重大活动场所了,县里有什么重大活动,如三级干部大会等都是在这里举行。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深县开始大规模搞城建,兴建的影乐宫代替了老礼堂,使老礼堂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当然常用健身器材
,老礼堂除了开会,给人们留下深印象的还是在这里看戏、看电影。由于那个年代文化活动太少,太贫乏,哪个村演个电影、演个戏,人们就像过年过节似的高兴,更别说县大礼堂里唱戏了。你可别小瞧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小礼堂,还真有几个戏曲名角来这里演出过呢,如京剧名家方荣翔,评剧名伶谷文月、刘萍等,那时候一说有名角来演出,全城轰动,县城的、临近农村的、包括邻县的一些戏迷都会蜂拥而至,说起当年的情景,许多上了年纪的人们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记得当年在老礼堂首次上演朝鲜电影《卖花姑娘》时,整个礼堂内座无虚席,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礼堂外的院子里、台阶上,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由于电影情节太感人,银幕上演员泪流满面,放声大哭,礼堂内群情激动,哭声一片,散场时,由于观众人数太多,退场又缺乏秩序,结果人挤人,把老礼堂的门子都拥挤坏了,还有一些观众被挤掉了鞋,据说,散场后光观众挤掉的鞋子就捡了一大堆。每次老礼堂演出时,都会有一些没有买到票的戏迷们在台阶上站着坐着听戏,过过戏瘾。还有许多戏迷还会久久等在礼堂门外,专等着整部戏演了绝大部分时,人家把守大门的人一撤,赶紧跑到礼堂内看个蹭戏。对于这些人来说,如果能够冠冕堂皇、大摇大摆地走进礼堂,坐着看戏,欣赏名角演出,一睹名家风采25螺纹钢
,那该是一种多大的精神享受啊rohs检测
,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事、美事。那时候甚至经常会出现一票难求场面,自然了,那时候礼堂经理包括售票员都很吃香,人们争着抢着和他们拉关系,套近乎,无非就是想沾沾光,看看戏。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随着形势的不断发展,如今人们再想看戏,电视上有CCTV《空中剧院》,络上更是想看什么戏、愿意什么时间看都挺随便的,人们坐在家里就能尽情欣赏名角演出,再上礼堂看戏的兴趣也就越来越淡了,老礼堂现在已经正式淡出了历史舞台。但它给人们留下的回忆、遐想、眷恋,就像一丝永远抹不掉的乡愁,始终令人难以忘怀,将永远保存在人们的美好记忆之中,永远会。  郭树合

(:water)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