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央行提前公布信贷数据大量资金流入地产

2018-10-14 09:35:52
央行提前公布信贷数据 大量资金流入地产

1.5万亿 6月贷款力度不减

央行昨天突然提前公布6月人民币贷、存款分别较上月增15304亿元、20022亿元,这是上述数据继4、5月回落至万亿元月度增量后,再次大幅反弹,大大超过各方预期。

央行此番动作让人浮想联翩,一是较每月例行公布金融运行数据提前数天,二是仅公布存贷款增加数字,其余则以“将于近日公布”一笔带过。

“巧合”的是,就在消息公布前一天,银监会高层发出警惕信贷高速增长风险的讲话,而央行研究局局长张健华近日亦撰文建议在保持货币政策总体宽松的同时,适时适度进行微调。

<招商武林郡P>某股份制银行信贷部门负责人表示,6月贷款增加较多,与季度效应有关,尤其是部分股份制银行在第二季度出现争放贷款冲业绩势头。而存款增长则与贷款增长直接体现的关联性。

至于贷款增长的具体构成,该人士认为可能是与票据融资和个人房贷增长有关。不过,这位信贷主管对于房贷增长不喜反忧:“一旦房价下跌,风险可想而知。”

被访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微调信号近趋明显,但在“保增长”前提下,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暂时不会改变。从信贷政策而言,由于上半年国有银行与股份制银行信贷增长并不平衡,下半年股份制银行仍然有释放贷款压力的需要。而从更长的时间来看,在商业银行继续主动放贷的背景下,资金面将向偏紧的趋势发展。

央行:别猜了,6月信贷逾1.5万亿!

中小银行放贷提速;业内预期下半年或有信贷收紧举措

1.5304万亿元!创今年以来月度次高的6月份新增贷款数据,再次令市场瞩目。

上半年以来,新增信贷已经达到7.37万亿元之巨,银行业人士由此预计,今年全年信贷增长有望达到10万亿~12万亿元。

央行调查统计司昨日公布的初步报告数据显示,6月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较上月新增1.5304万亿元,各项存款较上月新增2.0022万亿元,详细数据将近日公布。

这是央行罕见地提前公布单月人民币存贷款数据。央行人士称,这是为了防止市场对信贷数据的过度猜测,今后不排除再次照此方式公布。

6月份人民币存贷款数据均创下了今年以来单月新增数据的次高,备受关注的贷款数据更是超出此前市场1.2万亿~1.3万亿元的预期,超出5月份6645亿元增量一倍以上。

根据CBN此前获得的数据,截至6月26日,中行、工行、农行和建行的新增贷款约为3430亿元左右。另据媒体报道,6月份四大行新增信贷4970亿元。据此估算,6月份仅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信贷投放就达到1万亿元以上,占比超过2/3,俨然成为信贷投放的主力军。

从二季度开始,中小型商业银行信贷投放便开始提速。深圳一家股份制银行信贷部人士对CBN说,中央4万亿投资项目发放初期,大项目都被大行抢到手,中小银行只好争抢一些中等规模的项目,为了赶进度,争取完成任务,中小银行在二季度积极批贷。“一季度中小银行‘批得多,放得少’,二季度放得多了,提款多了,于是贷款数据也上去了。”

该人士称,随着房地产市场回暖,项目开工量增加,6月份有相当一部分信贷资金进入了房地产市场。此外,股份制银行的信贷资金还主要投向了建材、有色金属、电力等行业。

广东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随着5月份第三批中央项目投资资金下发到地方,地方政府开始想办法提供配套资金,各类项目纷纷上马,由此带动了一批城商行的放贷热情。

时点考核压力也是推动6月份信贷强劲反弹不可忽略的因素。迫于半年考核压力,银行纷纷在6月份快马加鞭,加大信贷投放力度。据CBN了解,一些国有大行季末“冲额度”的旋转炒锅行为已有所淡化,个别银行还在6月份向各分支机构下发通知,要求各地不要冲规模,淡化存贷款时点效应。

不过,“冲额度”的情况在中小银行依然严重。上述广东银行业人士称,一些大行都已经提前完成任务,所以可以不再“冲额度”,转而重视风险控制。但是小行有不少任务并没有完成,只首创国际半岛好“拼命放贷”。该人士透露,在个别中小银行,压力之大甚至到了每个月都要进行业绩考核。

6月天量贷款数据再度引发了市场对于政策收紧的预期,而近期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已经给出了微调的信号――银行间正回购利率从1%提高到了1.05%,并将重启一年期央行票据发行。

上述深圳银行业人士预期,今年下半年央行会继续在公开市场加紧资金回收,并通过窗口指导的方式对信贷结构进行调控,控制银行对大企业的贷款,鼓励对中小企业贷款。不过,由于经济增长的基础还不牢固,不会提高基准利率。

业内人士并不认为央行会通过恢复信贷规模限制来进行调控。“实际上监管部门只要组织一次检查,就相当于一次政策收紧。”上述广东银行业人士称。

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认为,根据6月份信贷数据推算,同比贷款增速已达34%左右,已超过“保八”所需要的货币信贷扩张速度的一倍。如信贷继续猛增,将导致难以控制的通胀、坏账和资产泡沫风险。他建议两类措施:一是迅速放缓项目审批速度,二是重新启用季度和月度贷款额度控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